首页 > 保险案例
免责范围内,保险公司仍要赔付
我险网 2019年08月03日 13:04 阅读140次 来源:myinsuronline.com
导读:崔某在某保险公司成都支公司为其小轿车投保了含多种险种的机动车损失保险,该保险合同第五条载明,因雷击、暴风、暴雨、洪水、龙卷风等原因造成保险机动车的全部或部
导读:崔某在某保险公司成都支公司为其小轿车投保了含多种险种的机动车损失保险,该保险合同第五条载明,因雷击、暴风、暴雨、洪水、龙卷风等原因造成保险机动车的全部或部分损失,保险人依照合同约定负责赔偿;第九条第五项又载明,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并加黑标注作特别提示。


  【案例介绍】


  2014年10月下旬,崔某在某保险公司成都支公司为其小轿车投保了含多种险种的机动车损失保险,该保险合同第五条载明,因雷击、暴风、暴雨、洪水、龙卷风等原因造成保险机动车的全部或部分损失,保险人依照合同约定负责赔偿;第九条第五项又载明,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发动机损坏,保险人不负责赔偿,并加黑标注作特别提示。


  2015年9月10日上午,崔某投保的车辆在四川泸州当地行驶过程中突遇暴雨,致车辆发动机进水损坏。出险当日,其投保的保险公司出具了估损单并加盖了该公司的理赔专用章。后经出险当地一汽车销售服务公司维修,共产生37896元的维修费和400元的施救费。随后,崔某向保险公司申请理赔,保险公司却以被保险车辆系因发动机进水致损,属保险合同约定的免责情形为由不予理赔,从而引发纠纷。


  【法院说法】


  首先应明确,投保人购买保险之目的在于分散因无法预料的事故而导致的人身、财产损害之风险。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要在保险单上提示投保人注意,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者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

  法院一审认为,本案中,原、被告双方对被保险车辆在保险期间因暴雨造成车辆受损的事实均无异议。虽被告保险公司提出,被保险车辆是发动机进水后导致的损坏,依保单第九条第五项约定,此情形保险人不负责赔偿。但该保单第五条同时约定,因暴雨造成保险机动车的全部或部分损失,保险人依照保险合同约定负责赔偿,而发动机作为机动车的一部分,依照该条款的规定又属于保险赔付范围。虽上述两条款对赔付范围的约定存在歧义与冲突,按通常理解,因暴雨造成车辆受损应当包括暴雨导致发动机进水造成的车辆受损。依照我国保险法采用保险人提供的格式条款订立的保险合同,保险人与投保人、被保险人或者受益人对合同条款有争议的,应当按照通常理解予以解释。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的规定,保险公司应承担赔偿责任。


  本案中,虽保单第九条第五项对发动机进水损坏进行了免责约定,但发动机进水损坏这一客观事实系由承保风险之一的暴雨所致,根据近因原则,也应当认为该损失系由承保风险所致。而且保单第五条所列举的雷击、暴雨、洪水等理赔事由均是自然现象,属不可抗力,也符合投保人购买保险在于分散因无法预料的事故而导致的车辆损失的目的,并排除驾驶员故意或重大过失,保险公司也应按约定赔付。相反,在天气状况良好的情况下,因驾驶员操作失误或故意驶入水中导致车辆发动机损失,保险公司才能适用免责条款予以免赔。


  再者,本案中,保单第五条约定的“暴雨受损赔偿”与第九条约定的“发动机进水免赔”两种情形,现实中会导致保险公司是否承担赔付责任结果截然相反。因此作为提供格式条款的保险公司而言,应当对这两种情形作出一般人可认识的明确界定,并履行告知义务。若保险公司作为格式条款的提供方,在条文界定不清、存有疑义又无特别约定的情况下,应当依照我国保险法第三十条的规定,按照通常理解,或对合同条款有两种以上解释的,应当作出有利于被保险人和受益人的解释,因此本案中因暴雨造成的车辆受损应当包括暴雨导致发动机进水造成的车辆受损,保险公司应当对被保险车辆在行驶过程中遭遇暴雨致损承担保险责任。

·END·

本文由 保险知识_个人保险基础知识_保险小知识分享|我险网 授权

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谢谢! 

上一篇:三大健康保险:理赔案例分析

下一篇:案例分析:家庭健康保险规划